忽如远行客 高一(9)班  徐昕

南京市大厂高级中学·校办·(2017/5/24 8:11:18)·我与大中共成长

 

些许春末暖风从敞开的窗间拂来,温和几欲令人生困。

民国时期爱一个人倾一座城的物哀之美,令金陵文脉平添了梧桐飘絮这道惊艳了世人的奇观。五月,这个本该在林荫大道大把呼吸地一面飙自行车,一面甩着脑袋吹开永不安分的棉絮的季节,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,让伫立其中的人,像一叶留念木桥的舟,不得不顺着光阴的流水,去面向浩渺云水,暮倦朝飞。

遥想一年前,自己还是敢在物理课上横眉冷对老师指,一天90个仰卧起坐,瞌睡了倒桌即入眠,砍光了满篮球场皂荚树的,那个无知无畏的,那个敢爱敢恨的小姑娘。

眼观一年后,却磨平棱角,低眉敛目,时间造化人,其是之谓乎。

世间最奇妙的缘分,莫过于伯牙遇见子期,文君遇见相如,大中,我遇见你。

中考结局预告前心中弥漫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。

山雨终究没有如期而至——来的是冰雹。

一模620换来的一张他校签约纸一时间写尽了嘲讽,中考的滑铁卢不得不让我重新审视起大中,怀疑起人生。

天道无常,大梦一场。

那个暑假漫长而多雨,似乎逐渐洗褪了我身上的某种气味。

与大中初见,定格在五年级的六一汇演。

第二次谋面,2016.08.17,二楼南会议室,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一场面试。

满墙肃穆的名人相册,迷之微笑的苏翔老师,楼道内焦虑的父母小孩,空气中跳跃的汗水尘埃。等待期间,我的身边空无一人,我只有我一个人。那天,我对胡高老师说,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;胡高老师对我说,你是全场最自信的一个。

一年来,父母一直强调记住你的身份,我从来不会糊涂这一点,不是乌合之众,我是我自己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。军训前一晚突发高烧,带来了军训前期不愉快的噪音。中途又和胡高老师谈人生谈理想才得以迷途知返,可谓是一段洋相百出、难以启齿、不堪回首的黑历史。

兴许正是军训可歌可泣的黑历史,彻彻底底改变了我接下来航行的航线。2016-2017高一学年,这是我自告别小学以来,

第一次洗白生活自理九级残废;

第一次勇气可嘉地报名运动会踢毽子;

第一次考到年级第三,三次年级前十;

第一次尝试明知自己化学烂得像蜂窝煤一般的化学竞赛;

第一次参加正规的辩论赛;

第一次国旗下讲话……

作文竞赛、书画社、文学社……各式各样的活动,让唯分数论者早该给拍死了。

与此同时,我还是很幸运地交到了许多有趣的朋友。孤独的朋友,讲故事的朋友,有酒的朋友,和你走的朋友……

君子之交淡如水,若是那般,便从来不会想起,从来不曾忘记。无所谓人事物,来了就走,走了不回,都是寻常。我会带上原谅帽,不是说所有的良辰美景都是举世无双的好时光吗?

生活就像一块巧克力,你永远无法知晓下一口是什么味道。

从前的斜前桌因抑郁症休学,甚至割腕未遂;初中一直被物理老师怒怼的乐观虽然患了腱肌膜炎休学,却喊出了拿下省一的口号;主持国旗下讲话的Y同学,因几度作弊被扬二,甚至传到他校所不齿……

不禁慨然,这世界就是一拨人在昼夜不停地告诉运转,另一拨人起床,发现都世界变了。

下学期开学前最后一天,和二童到老师家蹲点,回了母校一趟。秦老师见到我们第一句话,以为我们还在同一高中同一班级,我俩沧桑地对视,谁能料到世事无常,现在隔着几十个红绿灯的路口呢。送了礼物交流了些时候,最后的拥抱还是湿了眼眶,三年啊,我在这里成也好,败也罢,活生生地生活了三年。

听闻宰宰马上要飞美国了,老褚办公桌上,仍放置着中考前我与康大合作的那只木质帆船,这就够了。大家都在向前走。两年后,我也会带着一腔骄傲感激回到大中里来。

所以要不温不沸地活下去啊,因为每天都有新打击。

剑未配妥,出门已是江湖;千帆过尽,归来仍是少年。

我与大中,并不会缘尽于那个拥挤潮湿的课间午后,也不会成日在纠结的泥潭中苦苦挣扎。

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。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。

愿时光带走那少年一如从未经过。

愿你纯真温柔赤诚善良一如印象中。

愿你洒脱逍遥一如当初。

愿你眼藏少年气,身怀赤子心。

 
【 文章作者:高一年级…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:
 
 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
 
本区学校网站
教育相关网站
机关单位网站
常用网站链接
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推荐使用IE7.0浏览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
地址:南京化学工业园区 旭东路279号 邮编:210048 电话:025-68108088 邮件:njdcgjzx@163.com 备案号:苏ICP备13014188号